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荆门 > 法治研究

办案小结:无证贩烟的“罪与罚”

2015-12-17 09:13:00 | [ ]

    近期,东宝区检察院对一男子郭某以非法经营罪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具体案情如下:被告人郭某为了赚取差价,在未办理任何经营烟草专卖品证件的情况下,先后两次到外地贩烟。其中,2015年5月21日,郭某将从河南省南阳市收购的卷烟运往湖南省长沙市销售的途中被湖北省监利县公安局查获,当场查获芙蓉王卷烟1000条。经鉴定,查获的卷烟均系真品卷烟,共计价值人民币250000元。2015年8月12日,郭某将从河南省南阳市收购的卷烟运往湖南省临澧县销售的途中被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查获,当场查获芙蓉王卷烟1350条。经鉴定,查获的卷烟均系真品卷烟,共计价值人民币337500元。
   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的犯罪行为,不仅造成了国家税款流失,而且严重扰乱了卷烟市场的正常秩序,不利于市场经济的正当竞争,更破坏了国家烟草专卖制度。长期以来,烟草行政部门和司法机关对这种行为都是坚决依法予以打击的。该院受理郭某一案后,公诉部门围绕郭某的两起犯罪事实是否既遂进行了讨论。
    一种观点认为非法经营罪属于行为犯,无证经营烟草制品的行为包含了以销售为目的而收购、运输、仓储、销售等多种形式,郭某在未办理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以贩卖为目的,从河南收购卷烟,在运输途中被查获,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既遂。再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生产、销售烟草专卖品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能够查清销售或者购买价格的,按照其销售或者购买的价格计算非法经营数额。”该规定中可以“购买的价格” 计算非法经营数额,我们不妨认为以贩卖为目的的非法收购行为已经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既遂。
    第二种观点认为郭某的行为应属于非法经营罪的未遂。首先,从非法经营罪的构成角度来看,经营行为是一个复合行为,一个完整的经营行为至少应当包括购买、运输、销售行为,最关键的也在于行为人是否实施了销售的行为,如果行为人没有销售行为,就不算一个完整的经营行为,也就是说该经营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实施完毕,没有达到既遂的目的。其次,从刑法保护的法益角度来看,非法经营烟草的行为造成了国家税款流失,扰乱了市场秩序,破坏的是国家烟草专卖制度;我们不妨对比一下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和生产、销售假药罪,这两个罪名的行为既扰乱了市场秩序,也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尤其是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权,显而易见,后者侵害的法益更甚于非法经营行为,根据“举重以明轻”的原则,既然后者都可以未遂,同样是故意犯罪,为何郭某的犯罪行为就不能构成未遂?
    主办检察官认为,首先,我们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三款可以得出:经营行为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的活动,其有两个构成要素,即行为的内容是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和行为的目的是为了营利。本案中郭某在未办理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以卖烟获取差价为目的显然符合这两个构成要素,属于经营行为。其次,非法经营与销售不同,前者应涵盖了后者,经营行为包括生产、购买、运输、销售等多种表现形式,郭某已经实施了购买、运输行为,已经属于一种经营行为。再者,郭某虽然还未将卷烟出手就被查获,但其从烟贩子手中购买卷烟的行为已经造成国家税款流失,扰乱了市场秩序,违反了国家的烟草专卖制度,更何况其对于掌控的卷烟可以在任何时候售出,已经对法律保护的法益造成了现实侵害。最后,在司法实践中,若要让行为人将卷烟销售出去后再查处,调查取证的难度是相当大的,无法对犯罪行为进行有效的打击,至于郭某是否完成销售行为,可以作为其社会危害性的程度考量,最终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该院遂以非法经营罪对郭某依法提起公诉。
    法院认为被告人郭某违反国家烟草专卖管理法规,未经烟草行政主管部门许可,擅自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最终法院判处郭某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关键词: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作者:
来源:东宝区检察院

网站导航 | 信息发布 | 联系我们 | 使用说明

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研制 版权所有 2013